珠江网首页-资讯-体育-娱乐-科技-汽车-企业-营销-招商-职场-教育-女性-健康-美食-旅游-民生-房产-百态-图库 Rss

嫁给憨厚老实的他

2012-09-21 14:21 来源: 珠江网 责任编辑:张静宇 点击:

摘要:任何物质的东西通过我自己的努力都会得到,都会实现,但是温暖、希望是需要一个爱你的男人给你的。正如玉桃在婚后的感悟,在细枝末节中体会感动,为小小的喜悦学会满足。

这是一个听来的故事。

“虽然我老公没什么钱,买不起大房子更买不起车,但他为人善良、憨厚,待我和我的家人好得没话说。在他身边,我很安心。”玉桃说,希望通过自己的讲述让更多的人懂得:幸福指数其实与贫富没有绝对关系,只要心中有爱,清贫的日子也能过得精彩。

我曾一门心思朝“钱”看,视他真情于不顾

和罗一谈恋爱之前,我是个极理性、极现实的女孩子,择偶最重要的标准就是对方经济条件要好一点。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贪慕虚荣,而是受自身家庭环境的影响。我出生在宜昌周边某县的一个山村,家里很穷,上有80多岁的老奶奶,下有还在念书的弟弟,父亲又多病,一家人就靠母亲种几亩薄地勉强糊口。2001年6月,中专毕业的我明明已考上了大专,但还是放弃了,和几个老乡一起跑到东莞一家工厂打工。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想挣钱,想减轻母亲的压力。

进厂不久,就有人想撮合我和罗一。我悄悄打听了一下他的家庭背景,不觉有些失望。原来,他也是从农村出来的,又是家中老大,还得资助正在上学的妹妹。以他的条件,我根本不可能指望他帮扶我家里人。可让人为难的是,罗一对我很好。每天抢着到食堂帮我打饭,自己吃素菜,却给我买荤菜;我偶尔念叨了一句“洗发水用完了”,他立即到超市给我买来;得知我皮鞋底磨穿了,第二天就悄悄送来一双新的,还挺合脚。后来才知道,他特意央求我同寝室的工友看了我的鞋号,为此,还请那人吃了顿饭。

罗一的种种举动都让我特别感动,甚至已有些动心,但一想到他的经济条件,想到和他在一起根本没法子帮到家里,我就只能硬起心肠一次又一次拒绝。

转眼到了2002年春天,恰逢又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条件还不错的男孩子,我答应了与他交往。罗一知情后,黯然退出。看着他难过的样子,我很心疼,也曾问过自己:干嘛要这么绝情?干嘛非找个有钱的?可同时也很无奈,因为弟弟当时已上中学,我作为姐姐,有责任为他预备一部分上大学的费用。

我恋爱失败遭耻笑,他却依然把我当个宝

我的选择被很多人不齿,一时间,厂里的风言风语很多,说我是看中了对方条件才和他谈恋爱,说白了就是为了钱。我很委屈,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安慰自己:“管人家说什么呢,只要自己觉得合适,以后又能帮家里解决困难就行了。”

谁料我想得太天真了,那个男人对这段感情压根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相处了不到半年,他就寻了个理由硬是和我提出了分手。不管怎样,这可是我的初恋啊,我躲在宿舍里哭得天昏地暗,为付出的感情哀悼,也为仅有的希望又泡汤了而懊恼。然而,还有更恼火的局面在等着我:厂里有些人幸灾乐祸,说我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还说这个下场是我活该。当这些话传进我的耳朵,我简直觉得生不如死,无法面对,只好辞职,换到另一家厂子上班。

这件事成了我心底的伤疤,我不敢和以前单位的人联系,怕勾起往事,怕再度成为笑柄。谁想罗一竟主动找了来。那是2003年春节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一工友对我说:“玉桃,你哥哥在门口等你。”我很诧异,一边猜测是不是家乡的哪个叔伯哥哥也来了东莞,一边往厂门口跑。直到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我愣住了,我决计没有想到会是罗一,我以为他早已把我恨得入骨,是再不想见我了的。倒是他像没事人一样,抖了抖手中的大塑料袋,笑着说:“我回了趟老家,带了些家乡的特产给你尝尝。”没有过多停留,他就称车间还有事,走了。

可第二天,罗一又来了,我陪他到附近吃了顿饭,也顺便把自己老家的腊肉回送了一些给他。看得出来,他很开心也很激动,临分别时忽然对我说:“玉桃,让我来照顾你吧,对你的家人,我也会尽力帮扶的。”我迟疑地问他为什么不恨我?他答:“因为我了解你的情况,也知道你的苦楚。”顿时,我感动极了,忍不住扑在他肩头大哭起来。同时,我也惭愧极了,终于发现自己之前做得太过分。

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幸运的女人,能遇到罗一这样一个对我不离不弃的好男人。在那么多人不理解我、耻笑我时,他却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相处越久越觉得他好,细微之处体会真情

当我用心对待这段感情,才渐渐发现罗一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我俩确定恋爱关系不久,他就主动提出把工资卡交给我管理,除了每月寄350元给他的妹妹做生活费,其余的由我支配,供两人每月的生活所需,若有节余就攒下来作为我弟弟将来的学费。而我的工资他从不过问,还说:“女孩子手里有点钱才安心,你的工资就自己留着吧。”

平日生活里,罗一对自己很小气,对我却很大方。我见他没一件像样的衣服,就想在专卖店给他买件好点的,可他嫌贵不肯要,最后在路边摊上淘了一件。而给我买起衣服来却一点都不心疼钱,坚持要在品牌店里买,还说我打扮漂亮了,他脸上才有光。若是买点水果、零食或是做点好菜,罗一总是一口都舍不得吃,除非我吃到不想吃了,他才把剩下的解决掉。有时候,我不能回去吃饭,他准是一点剩饭或是面条对付一餐。我埋怨他不爱惜自己,他憨憨一笑,说:“我一个人还专门炒菜,太浪费了。”不晓得这是一个什么逻辑,但那句话总让我没来由感到一阵幸福。

更让人感动的是,罗一对我家人的好是发自肺腑的。记得2003年11月,父亲病了,在村卫生所吃药打针很久还是不见好,劝他去县医院看看,他又舍不得钱。恰逢当时罗一所在的工厂已是淡季,他干脆请假只身到我家乡,费尽千辛万苦在那个山坳坳里找到了我家,执意把我父亲带到大医院治疗。为此,我父母感动得不得了,虽然我和罗一还未正式结婚,但他们早已认准了这个女婿。

2004年春节,我们在老家举办了简单的婚礼。犹记得婚礼当天,亲戚们嬉闹着让他来一个爱的表白,他依然是憨憨地笑着说了一番特别实在的话:“我没什么大本事,发不起大财,但我每挣一分钱都会交给我老婆。”大家一片哄笑,我却红了眼圈,因为知道这句话里包含着罗一对我的重视和珍爱。

仔细回想,罗一并不是一个善谈的人,他甚至很少说“我爱你”,他的爱通通倾注在了行动上,在那些细枝末节中,我总是轻易就能体会到他对我的呵护。而这样感受自然比言语来得更加强烈、深刻。

日子虽苦却有盼头,我这满足的幸福来于他的爱

我弟弟是2005年考上专科院校的,当时,母亲已经勤扒苦挣地给他准备了一部分学费,剩下部分由我承担。对于一个成立不久的小家庭来说,这项支出已经很庞大了。可罗一没有丝毫不悦,还特意嘱咐我说:“弟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得多,花费大,就多给点生活费,别苦了他。”之后三年,每个月一发工资他就催着我给弟弟寄钱。而我呢,在欣慰、感动的同时也觉得很歉疚,若不是因为我要贴补娘家,我和罗一想在宜昌买房安家的梦想至少已前进了一大步了。

2008年下半年,我和罗一打工的工厂受经济危机影响,倒闭了。我愁得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下,他却安慰说:“怕什么,有我呢。再说弟弟已经毕业,我们没有负担了,四只手养两张嘴,你还怕养不活吗?”一听这话,我还真宽心了不少。罗一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哪怕再大的困难在他嘴里就成了轻飘飘的两句话,让人不得不相信:真的没什么。

后来,我们回了宜昌,打算在这个城市落脚,这也是罗一对我的体恤,他说这离我老家近,方便我常回家看看。真的很幸运,干活塌实、卖力又有一技之长的他很快就找到了工作;我也被亲戚介绍到商业城一家服装店帮忙。

可才干了三个月,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一下,罗一说什么也不肯让我出去工作了,他生怕我累着或有个什么闪失。没办法,只得辞职,记得当时店老板还特别羡慕地对我说:“玉桃,你老公人真好,换做我们家那口子,他巴不得我继续上班挣钱呢。”

一晃,我已在家休息了好几个月,体重也长了20多斤。这得归功于罗一对我的照顾,他什么事都不让我做,还成天鱼啊肉的恨不能在我碗里堆成小山。如今,我最乐意做的事情就是在电话里或者上网向同学、朋友“晒幸福”,不是为了炫耀,而是真的想与别人分享自己的快乐。

或许,也有人觉得不可思议:这两个人无房无车,穷开心什么啊?但我想说:其实幸福与贫富没有绝对关系,虽然我和罗一过得比较清贫,但很快乐,因为心中有爱、有盼头。尤其现在我又怀了宝宝,几乎每天都在幸福的憧憬着明天。

小编语:其实物质真的不是大多数女人衡量幸福的标准。作为女性的我们并没有一切向钱看。直到现在,小编依然认为,任何物质的东西通过我自己的努力都会得到,都会实现,但是温暖、希望是需要一个爱你的男人给你的。正如玉桃在婚后的感悟,在细枝末节中体会感动,为小小的喜悦学会满足。

嫁给憨厚老实的他 一文来源于珠江网,由珠江网整理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只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珠江网联系(QQ:1736937339),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更多
珠江新闻网广告图片
About 珠江网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RSS地图
Copyright © 2010 www.zhujiangw.cn All Right Reserved.
珠江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