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网首页-资讯-体育-娱乐-科技-汽车-企业-营销-招商-职场-教育-女性-健康-美食-旅游-民生-房产-百态-图库 Rss

明悟时却已铸成大错

2012-09-24 16:34 来源: 珠江网 责任编辑:刘伟 点击:

摘要:隐涉并没有教我剑法,他甚至连话也没有和我说过。他只是带我去看他杀人,他杀人堪称完美,从来都只是一招。每次杀死对手后他都回转过脸看我,似乎在问我,明白吗?然后我摇摇头。

我叫独孤寒。我从小在江南夕阳里长大。我的父亲是江南第一的高手,他有个动听的名字,独孤折柳。而他的妻子我的母亲楼雨榭,曾经是江南第一的美女。

我还有一个姐姐,她不仅有着母亲般绝世的容颜,还继承了父亲绝世的剑法。她十六岁离开山庄,到十九岁回来已经是江南第二高手。于是夕阳山庄从此成为江南最有名气的山庄。因为夕阳山庄的庄主是江南第一高手,而他的女儿是江南第二高手;因为夕阳山庄的庄主夫人是曾经的江南第一美女,而她的女儿是现在的江南第一美女。

于是世人只知夕阳山庄里有独孤折柳、楼雨榭和他们的女儿独孤雪,而不知夕阳山庄里还有独孤寒。

我比姐姐只晚两年出生,然而也就是这两年决定了我和姐姐完全不同的命运。夕阳山庄里无论男女一到七岁均得习剑。姐姐七岁的时候我才五岁,每天都坐在后院的小池边看远处姐姐舞剑的优美身影,父亲在旁边满意的点头,母亲在一旁抚琴助乐。幸福得让我难过。

姐姐习剑的天分是很高的,到她九岁的时候夕阳山庄里就只有父亲能做她的对手。于是父亲决意全心全意去栽培姐姐,让她成为日后的江南第一高手乃至天下第一高手。于是七岁的我每天都只能在后院独自一个人舞剑,没有父亲在旁边满意的点头。也没有母亲在一旁抚琴助乐,孤单的像个悲剧。

在我十四岁的时候姐姐离开了夕阳山庄去外历练,父亲担心她入世容易招人暗算,于是也跟着离开了山庄暗中去保护姐姐。母亲在他们走后整天茶不思饭不想,闷闷不乐。我有还几次想去安慰她,可是她每次都几乎不知道有我的存在,总是喃喃地念着那几句话,不知道雪儿怎么样了,折柳有没有照顾好她呢……

夕阳山庄里的人到了十六岁就必须得离开山庄去外历练,到了十九岁才能回来,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唯独我是个例外。我在姐姐走后一个月也跟着离开了夕阳山庄,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封书信,然后在庄门口徘徊了整整三天三夜。我希望母亲会出来找我,可是整整三天三夜都没有任何动静。我知道母亲不会出现了,终于狠下心离开了这名震天下的夕阳山庄。

我在一家说不上破旧但也说不上豪华的客栈投宿,掌柜的是个很热情的人,并没有因为我是一个小毛孩而有丝毫的招待不周。不过这在我看来要归功于我左手上握着的长剑。我拒绝了让小二领路,独自一个人朝所定的客房走去。

当我打开客房大门的时候我感到颈处一阵冰凉。一把利器紧贴着我颈处的肌肤,然后背后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呆会儿有人问起我你要说不知道,不然我杀了你。说完忙收起利刃躲进了我的房间。

他穿着一袭深黑的大袍,二十五六的年纪,举止颇为不俗,感觉上此人日后定非池中物。不过我总觉的他没有日后了。因为他犯了一个错误,我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小孩子。

我转过身,看到一个白衣胜雪的人。

他的头发高高竖起,衣衫白的近乎过分,目光虽然落在我身上,但我感觉不到他在看我,只是静静地站在我的视线里,一动也不动,整个人从头到脚都予人一种孤独的感觉。俨然间我觉的他似曾相识。

我打量着他,没有做声,因为我在等他问我话。可是他似乎并没有有话要问我的样子,我只好率先打破沉默。我问,你是不是在找一个穿黑衣服的人。

我终于感觉到他在看我。见他点头,我笑了笑,说,他就在我房内。话刚说完黑衣人在房内现身朝我冲来。我拔出长剑,轻轻向他挥去。我知道其实我这一剑只是徒劳的,在我的剑抵达对手的胸口之前,我就会饮恨在对手的剑下。我又想起很多年以前,姐姐在夕阳下快乐的舞剑,父亲在旁边满意的点头,母亲在一旁抚琴助乐。幸福得让我难过。

他们如果知道我死了,会为我难过吗?

在我即将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那一刻,我看到白衣人的剑瞬间离鞘又瞬间回鞘,中间闪过一到白光,接着黑衣人在我的注视下身体重重地击在客栈的地板上。一片寂静。

白衣人转身欲要离去,我忙叫住他。我说,我想跟你学剑。他转过身,望了我好一会儿,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他说,因为我要向某个人证明,我也会用剑。

他静静地看着我。良久。他说,很可惜我的剑并不能向人证明你是否会用剑,他只能证明你是否会杀人,你还要学吗?我望着他白的近乎过份的衣衫,点了点头。他脸上绽放一丝微笑,告诉我说,他叫隐涉。

隐涉,天下第一的杀手。

隐涉并没有教我剑法,他甚至连话也没有和我说过。他只是带我去看他杀人,他杀人堪称完美,从来都只是一招。每次杀死对手后他都回转过脸看我,似乎在问我,明白吗?然后我摇摇头。

一个月以后,隐涉终于开口对我说话,他要让我去杀一个人。我告诉他说我不想杀人,我只想学剑。他说要学他的剑就必须杀人。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因为我的剑法没有任何招式,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杀死对手。

隐涉要我杀的是一个年约三十的虬髯大汉,同样也是用剑。那天我站在他面前,告诉他说,我要杀死你。然后我看到他哈哈大笑,挥剑向我冲来。

隐涉说过,在两军对垒的时候,你若是想要活命,唯一的方法就是杀死对手,而且你也只能去杀死对手,因为你若不想杀人,就只有被人杀。所以他杀人从来不用第二招,因为第二招是多余的,机会只有一个。

剑出。回鞘

大汉的剑没有任何任何停泄的刺进了我的左臂,而同一时间,我的剑划破了他的喉咙。

我转过身,看到忽然出现的隐涉,他向我走来,说,他的剑术和你本身只在伯仲间,下次我会让你去杀比他更厉害的人。说完不待我回答,孤单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夕阳下。

此后隐涉每天都会让我去杀一个人,而此后我也就再也没有见过隐涉杀人。

为了隐藏我本来的身份我给自己取个名字叫杀。每次在杀死对手前我都会告诉对方,我的名字叫杀,我的目的是要杀死你。

隐涉是个很奇怪的人,每到黄昏他都会独自一个人站在夕阳下,仰首望天。他的白衣长衫在风中吹的咧咧做响,显得格外孤单。

我曾问过他杀手不是穿黑衣服的吗,为什么他要穿白色的衣服。他说因为我喜欢别人血溅在我的剑下鲜血却不会弄脏我衣服的感觉。

在我十六岁的时候隐涉离开了我。走的时候他给我留下了一身白色的长衫和一柄剑,剑身上刻有一个杀字。看着他们我忽然明白为什么隐涉总让人觉的他是那么孤单。而今我也走上和他一样的道路。

隐涉走的时候我已经是个很有名气的杀手,每天都会有人聘请我去杀人。而我的名气就随着我每杀一个人逐渐增加,直到我杀死天下第二的杀手,成为除隐涉外天下最好的杀手。

遵照夕阳山庄的规矩,到了十九岁后我返回了夕阳山庄,见到了我五年没见的父亲、母亲和姐姐,同时想起了我真正的名字,独孤寒。

姐姐已经是江南第二高手,同时也是继母亲之后的江南第一美女。更重要的是她依然是五年前那个深受父母疼爱的女孩。

我回来的时候姐姐在后院舞剑,父亲在旁边满意的点头,母亲在一旁抚琴助乐。他们见到我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震撼,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关怀,只是淡淡地向我说,寒儿回来啦,回来就好,早点回房去休息吧。

我望着沉侵在幸福中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的姐姐,忽然很想问她,你明白我的痛苦吗?

回到山庄后我依然穿着那身隐涉留给我的白衣长衫,拿着那柄刻有杀字的长剑,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中,透过窗户去仰望远处的天空。而父亲、母亲和姐姐也一直未曾来这儿看过我。每当我想到这儿我就会很想隐涉,很想那个孤单的身影,那个比我还痛苦的人。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每天黄昏的时候我都会离开山庄出去杀人,然后深夜的时候回来。这样静静地度过了一年。一年后的一天因为没有雇主聘请我去杀人所以在夕阳下山前我就返回了山庄。回来的时候姐姐正在舞剑,父亲在旁边满意的点头,母亲在一旁抚琴助乐,幸福得让我难过。

我看着姐姐那洋溢着欢乐的轻飘飘的剑法,想起那些死在我剑下的人,那些为了活命而努力挥剑的人,眼内忽然闪过一丝嘲弄。

父亲看到了我这转瞬即逝的眼神,怒哼一声。姐姐停止舞剑,母亲停止抚琴,齐齐望向父亲,然后又齐齐望向我。

父亲说,你姐姐现在是江南第二的高手,你有什么资格去嘲笑她。我迎着父亲的眼神,没有说话。不知父亲是不满我这样看他还是不满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脸上怒意更甚,说,雪儿,替我称称他有多少斤两,竟敢对你无礼。

姐姐领命,拔剑遥指着我,淡淡的说,请赐教。

我看着不远处倾国倾城的姐姐,那个活在幸福中的姐姐,看着她冷冷地望着我,忽然间觉得她是那么的可笑。

沉侵在幸福中的你,又懂得什么呢?

在姐姐的剑将要贴近我的脖子的时候我的剑毫不留情地贯穿了她的喉咙。我看到她眼内的恐惧,恐惧地盯着我手中剑身上的杀字。

我缓缓抽出长剑,姐姐在我的注视下身体重重地击在地面上。天地间一片宁静。母亲率先爆发情绪,指着我说,你杀了雪儿,你,我杀了你。说完向我冲了过来。我挥动长剑划破了母亲的喉咙,然后还剑入鞘,望着躺在地上的母亲,笑了笑,说,我现在是天下第二的杀手,你拿什么来杀我。说完我望向父亲,父亲也望向我。

父亲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杀。我说,是我。父亲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们可是你的亲人。我望着父亲良久,又望了望躺在地上的姐姐,说,杀没有亲人,杀的剑也不是让人来称斤两的。我说,而是杀人的。

逆子。父亲大吼一声,挥剑向我冲来。我很想问他,你有当过我是你的儿子吗?但我最终还是没有问。

剑出。回鞘。人亡。

夕阳山庄从此不再是江南第一庄。因为夕阳山庄里最出名的三个人已经死了,死在夕阳山庄里最不出名的人手里。

我望着背向着我孤寂地站在夕阳下的隐涉,说,有一件事我一直都不太明白,当初你为什么那么轻易就肯教我剑法。他转过身望着我,笑着说,因为那时的你很像还没成为杀手之前的我。

像?

隐涉仰首望天,叹了口气,说,你还记的你第一次遇到我时我杀的那个人吗?我想起那天那个把剑架在我脖子上的黑衣人,点点头说,他是谁?隐涉绽放一个微笑,但那微笑在我看来是勉强而苦涩的。他说,他是我愿意用生命去保护的人。

你就是为了保护他才成为了杀手?

是。

那你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他背弃了我。

我走到隐涉身旁,学着他般仰首望天,笑着说,既然你愿意用生命去保护他又何用在乎他背弃你。

隐涉哑然失笑,说,那你呢?你成为杀手不是为了让你的亲人认可你吗?你为什么又杀了他们?说完我看到他眼睑内滴出一滴晶莹的水珠,划过脸颊落在他的白衣长衫上,转瞬消失于无形。

从此,天下少了隐涉和杀两个杀手。 

明悟时却已铸成大错 一文来源于珠江网,由珠江网整理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只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珠江网联系(QQ:1736937339),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更多

关于 剑法,杀手

  • 上一篇:魔影
  • 下一篇:没有了

头条推荐

精彩推荐

珠江新闻网广告图片
About 珠江网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RSS地图
Copyright © 2010 www.zhujiangw.cn All Right Reserved.
珠江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