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新闻网首页-新闻-体育-娱乐-科技-汽车-企业-营销-招商-职场-教育-女性-健康-美食-旅游-民生-房产-百态-图库 Rss
情人节送花

永不停歇的脚步

2010-11-04 10:46 来源: 守望天使 责任编辑:夜话 点击:

摘要:黄昏下,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在门前写着什么,一缕金色的阳光懒懒地洒在她的身上,而梁文瘦长的身影恰好挡住照在她身上的这一缕阳光,她毫无思想准备地抬起头。

梁文不知他是如何走进这个小山村的。一路的倒车,一路的颠簸。从山头纵眼望过去这里只有二三十户人家的落后村落。如今总算能远远地看见学校了,学校比他想象的要破旧很多,他的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黄昏下,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在门前写着什么,一缕金色的阳光懒懒地洒在她的身上,而梁文瘦长的身影恰好挡住照在她身上的这一缕阳光,她毫无思想准备地抬起头。

“嗨”,梁文一脸微笑地打招呼:“请问,这里是岐山小学吗?”女孩一愣,随之微笑地说:“你就是那个不肯收学生家长钱,而被全体老师排斥的梁老师吧!”梁文脸一红,这个女孩说话未免太直接了,一时之间他尴尬的不知道如果回答,不过确实是因为这个,才被校长很客气地请到这里来的。校长说的很委婉:“呵呵,梁老师啊!在我感觉中你是一位很负责很有发展前途的老师,但是你经历的磨练太少。这样,岐山区有一所小学正缺人手,而且那里不存在你向我汇报的,老师收受家长钱财的事。去磨练一下吧!慢慢你会知道什么才是最适合你的发展空间。”就这样梁文来到了这座破旧的小学校。

“你是这儿的老师吗!”梁文随便找了一个话题,女孩微笑一下点头默认了。接着她说:“老师校长就我一个人,所以我既是老师也是校长。”说完她调皮地和梁文眨了眨眼睛,梁文却笑不出来了,这么寒酸的地方,除了土坪上那面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这里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学校到像一个牛棚。“校长大人贵姓”,他调侃地问了一句。“哦!忘了介绍我叫水木”“水木?”怎么这么耳熟。“是那个最近很火的小说家水木?”梁文惊讶地重新打量着一身朴素打扮的女孩。女孩淡淡一笑“过奖,噢!对了你还没吃饭吧?可惜这里没什么好吃的招待你,下点面条吧!你等着,很快的。”水木说着人已经走进了学校边上的小房,梁文有些不自然地提着手里的行李,不知道自己要把它们放在哪?还好水木又折了回来,抱歉地笑了一下,抢过他手里的行李转身向另一个屋子里走去,边走边说:“跟我来,这里有三间屋子,除了教室我们各占一间,她把梁文领到一个很小的小屋里,放下行李风风火火地走了。梁文打量这个小屋,简陋的无法形容了,一炕一桌,其余什么也没有,这里哪还像一所学校呀!梁文苦笑了一下,他想今晚将就一宿,明天走人。

没想到水木煮的面条非常好吃,他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吃一边说:“水木你不去开面馆简直是浪费人才。”

水木在小桌的对面温柔地笑着,昏暗的灯光一闪一闪的,照得他们的脸,发出看不真切的光芒。

梁文满足地放下了碗,看见水木若有所思的样子,奇怪地问:“水木,你怎么会窝在这个穷地方教学呀!”

水木轻轻地说:“因为一个人。”

梁文好奇地刚想问是谁呀!

水木缓缓地接着说:“15年前,在这个学校里,有一位姓张的老师,那时候比现在还艰苦。班上只有十几名学生,一天这里突然山洪暴发,教室里很快进了水,教室里的孩子都乱了套,但那位张老师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镇静。他一面叫孩子们不要慌张,一面叫孩子站在桌子上,然后将被困住的孩子们一个个往外背。水已经积腰那么深了,有的孩子开始在桌子上站不稳了,张老师焦急的在水里困难地来回走着,到最后,教室里只剩下两个孩子。

水越来越多,都已经快到他的肩膀了。那两个孩子站在桌子上吓得哇哇大哭。老师看了他们一眼,最后咬咬牙,背起其中一个就往外冲。

水很急,冲得张老师一个踉跄,但他最后还是背着那个女孩从大水中淌了出来。

他把那个女孩背到高处,然后又急急地冲进了快要淹没的教室。就在这时,教室无声地倒塌了。激起了一大片水花,张老师和最后那名学生再也没有出来……

讲完这个故事,水木眼圈都红了。

梁文呆呆地望着灯光,眼睛里泛出了泪珠。“最后救出来的那个女孩是你吗?”

“是的。”水木含着泪点点头,那个留在教室里的同学你知道是谁吗?”

水木有些激动的说:“是老师的儿子呀!”

说完这句话,水木再也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

梁文的眼泪滴在了桌子上……

夜深了,不知道谁家的狗吠声远远传来,梁文从外面抱来干草铺在地上,再垫上竹席,一屁股坐了上去,他看着天上的星星,回想着水木的故事,总感觉眼睛里有些涩涩的,使他无法入眠。干爽的稻草堆里发出一阵阵蟋蜶的叫声,稻草特有的清香弥漫在他的周围。他心里琢磨着,是去是留的问题……如果没有水木的故事,他会明天一早就回去的,可是现在他心里在犹豫……

第二天的清早他被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惊醒,他披上衣服推门出去,看见水木被一个半大的男孩子牵着手跑出去,梁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赶紧跟了过去。

远远就看见有一家院子周围站着不少的人,里面传出打骂的声音。水木拨开了众人,挤进去一看一个农家汉拿着棍子在打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如今躲在水木的后面。那个农家汉还是不罢休地追着她打,来不及阻止。棍子打在了水木身上,之后梁文上去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棍子。农家汉嘴里依旧骂着:“女娃上学有什么用,不好好在家带弟弟,作死吧!”水木脸上异常地苍白,她大声说:“女孩子上学怎么了?女孩子就没用了吗?什么逻辑,今天我必须把我的学生带走,说着她拉着女孩要走。就在这时农家汉冲过来一把推开水木,她的额头重重地撞在木门上。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梁文慌忙去扶起了她,而站在他身边的学生惊恐地大叫着老师,这时候梁文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水木有先天性血液病,也就是白血病的一种,她的身体不能有一点出血的地方。梁文看着怎么也止不住的血,焦急地抱着她不知道该去哪?这里根本没有能够救治她的地方,最近的医院也要翻过好几座山,学生们都哭了,村里的人套上了马车。水木的气息越来越弱,她睁开了眼睛,直直地看着梁文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口……

水木走了,就在他们相识的第二天,梁文没有走出这个学校,他代替了水木做着她没有做完的事……

永不停歇的脚步 一文来源于网络,由珠江网整理编写,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tory.zhujiangw.cn/qinggangushi/youqinggushi/1288839205.html

分享到:

头条推荐

精彩推荐

珠江新闻网广告图片
珠江新闻网广告图片
About 珠江新闻网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RSS地图
Copyright © 2010 www.zhujiangw.cn All Right Reserved.
珠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