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网首页-资讯-体育-娱乐-科技-汽车-企业-营销-招商-职场-教育-女性-健康-美食-旅游-民生-房产-百态-图库 Rss

大学儿子 日送百桶水养患病母亲

2012-06-19 08:41 来源: 新浪网 责任编辑:ming 点击:

摘要:朱天鹏,湖南文理学院体育教育专业2009级的学生。自大一起,他就把患间歇性精神障碍的母亲接到离学校不远的出租房内,每天照顾母亲的饮食起居。尽管很辛苦,但朱天鹏很骄傲,因为他可以兼职打工养活自己和妈妈。

大学儿子 日送百桶水养患病母亲

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出租房,除了一张床和几件破旧的家具,再找不到任何值钱的东西。简陋,但井井有条。

6月初的一天,正午的阳光洒进房间,朱天鹏正在晾晒洗好的衣服,不时地用手擦拭额上的汗珠。 妈妈王美英忙着收拾碗筷,此时的她和常人无异。

儿子带患病母亲上学 日送百桶水赚钱

朱天鹏,湖南文理学院体育教育专业2009级的学生。自大一起,他就把患间歇性精神障碍的母亲接到离学校不远的出租房内,每天照顾母亲的饮食起居。尽管很辛苦,但朱天鹏很骄傲,因为他可以兼职打工养活自己和妈妈。

大一时就带母亲求学

忙完家务,朱天鹏坐在王美英身边,把妈妈的一只手拽在手掌里。妈妈说话时,他就面带笑容地看着她。

朱天鹏老家是常德汉寿县龙潭桥乡,3岁时父母离异,他与母亲相依为命。小学五年级时,王美英患上间歇性精神障碍。自此以后,他担起家庭的重担。

读大学了,朱天鹏不放心把母亲一个人留在老家,在大一开学之时,就把母亲一同带到了学校,开始了一边上学照顾母亲、一边努力打工为母亲治病的生活。

母亲发病摸到儿子的手就静下来

妈妈像孩子一样依赖着儿子。

王美英发病时的情况很多人都见识过。天鹏的同学崔士强说,王美英总说自己精怪缠身,丧失理智的时候就会吵闹不休,甚至对朱天鹏拳打脚踢,但天鹏总是不离不弃,一直抓着妈妈的手,满面含笑,不厌其烦地安抚她,平复她的情绪。

“妈妈每次发病都会吵闹不休,但是只要一看到我、摸到我的手,她便会安静下来。”言语间,朱天鹏满是对母亲的爱。

为了从精神上缓解母亲的负担,他经常会陪着母亲在校园散步、聊天,把同学介绍给王美英认识,让她不再觉得孤寂。

“没有儿子,我可能早就不在了。”王美英说,她此生最大的幸运就是拥有这个儿子。

因为近,王美英一天要给天鹏打很多电话,想喝粥了,想吃面条了,腿脚痛了……一接电话,朱天鹏就会利用课间跑出去,满足母亲的要求。

兼职最忙时,每天送100多桶水

“小时候我有一个愿望:快点长大。长大了就安全了,就能照顾妈妈了。”朱天鹏的日记里这样写着。

进大学不久,朱天鹏开始兼职送桶装水,一桶水从一楼搬到六楼能赚6毛钱,最多时一天送100多桶水。

整个学院的人都知道朱天鹏很忙,每天几乎都是在跑。早晨5点起床,生火煎药,8点开始学习和工作,傍晚7点陪妈妈散步聊天,晚上8点到10点复习功课,11点半睡觉……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多次获得年级第一名,国家励志奖学金、三好学生,并担任学生会副主席和团委会创业就业部部长。

朱天鹏还坚持着送水、发传单、擦玻璃等各种兼职,来贴补母亲的药费和两人的日常开支。

尽管生活上遇到很多困难,但朱天鹏依然开朗乐观,他的脸上永远都有笑容。

“我觉得现在是自己过得最幸福的时候。”天鹏笑着说,“经历了那么多苦难,我最明白什么才叫幸福。”

往事

无鞋

朱天鹏曾是最恨冬天的孩子。

3岁时,朱天鹏父母离异。当年大雪,因为无人照顾,他掉进雪坑,差点冻死,幸好路人经过,把他抱出来去烤火才被救活。

也是冬天。初中同学席磊看见朱天鹏光着的脚丫上一边套一个小蛇皮袋。下课时,他在教室里蹦来蹦去,但仍瑟瑟发抖。冬天没鞋穿,他常去学校食堂打桶开水,上课时,把脚搁在桶子上暖着。

他没有棉袄,连被子都单薄得像毯子。每晚,室友都把脱下的棉袄盖在他的被子上。

蛇毒

儿时,朱天鹏就得挣钱补贴家用。夏夜抓泥鳅和鳝鱼是他主要的收入来源。

小学五年级时,他捉泥鳅时被蛇咬了脚,“我用青草拼命地擦伤口,回家用布条子把小腿捆住,然后躺在床上,等死。”

次日醒来,脚全变黑了,“找来小刀,用火烧了下刀刃,咬着根甘蔗,割开伤口,把黑血挤了出来。后来,我的脚竟然自己好了。”

“我能活下来,自己都觉得是个奇迹。”朱天鹏说。

安慰

朱天鹏读高三时,母亲王美英的病情最为严重,常打电话找他哭诉。

一次,王美英给他打电话,要他赶紧回,否则就自杀。他连夜赶回几十公里外的家中。他反复安慰妈妈,但妈妈已失去理智,大吼大叫,还不停地踢打他。母亲终于安静了。为不耽误功课,朱天鹏凌晨返校。到渡口时还太早,船还没来,他睡在了河堤上,天突下大雨,把他浑身淋得透湿。刚到学校,他就进了医院。

拯救

当初,他的梦想是黑社会

一群不放弃的人感动了他

“黑社会”

初中时,朱天鹏一心想辍学。他每天跟着一群小混混瞎混,晚上经常在网吧、台球室将就一晚。

“说实在话,我当时的梦想是能当黑社会,当时我想,只有入了黑社会,我才能有吃有喝,还能照顾妈妈。”他常跟人打架,还常打牌赌钱,是班上有名的坏学生,成绩也常在最后三名。

“砸老师”

班主任李菊梅从未放弃,她常劝导朱天鹏。

一次物理课,老师丢了砝码,朱天鹏竟笑了。老师一句批评,他就把书砸到了老师头上了。

李菊梅在跟物理老师说了他的家庭情况后,物理老师没有责怪,只温和地劝他好好读书。

这件事深深触动了朱天鹏,他决心做出改变。“我突然觉得我自己应该努力了。”初中毕业,朱天鹏以班上第三名的成绩考入汉寿二中。

“带病考生”

高中军训,朱天鹏被查出患有严重乙肝,当场哭了。他要求退学。

班主任张淑兰很干脆地说,你不要着急,钱不是问题,治病的钱我都出了,生活费也都出了,将来你发财了再还给我。西药太贵,一个同学的妈妈带着他去找乡间名医开中药。“回来时,经过一个莲花池塘,同学妈妈突然努力弯下腰,摘了一个莲子给我吃,那一瞬间我特别感动。”发现乙肝后不久,他又患上了鼻炎,严重时还会吐血。两种病把他的身体搞得糟透了,成绩一落千丈。

“可以哭了”

2008年高考,他以一分之差跌倒在高考二本分数线的门槛下。极度失望的他在汉寿县城里整整走了三天三夜。同学小黑数次打电话鼓励他复读,朱天鹏重回学校。班主任施白云老师多次跟他谈心,说“我生怕你会走”。2009年,复读一年,成功上线。天鹏说,“我告诉自己可以哭了,于是拼命地哭啊,哭啊,哭了好久”。

或许,你我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或许你我都无法体会他的心酸。我们所做的除了祝福,还是祝福。坚强的朱天鹏,并没有被生活的困厄所打到,也没有放弃掉一丝的希望。是决心,是勇气,让他更坚强,更勇敢。

大学儿子 日送百桶水养患病母亲 一文来源于新浪网,由珠江网整理 ,原文地址:http://news.sina.com.cn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只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珠江网联系(QQ:1736937339),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更多
珠江新闻网广告图片
About 珠江网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RSS地图
Copyright © 2010 www.zhujiangw.cn All Right Reserved.
珠江网 版权所有